326.第326章 关系决裂

推荐阅读:带着农场混异界梦幻香江山村情事风流村官官路弯弯风流老师乡村艳事混世小色医乡村寻艳王

    吴子友一愣:“倒是有这种可能……”

    “应该就是这样了,肯定是你不心得罪李副县长了,所以李副县长才会找你事。”陶水林肯定的道。

    “那我该怎么办?”吴子友急声问道。

    陶水林想了想,给出三点建议:“第一,你找个机会向李副县长道个歉、认个错,不定李副县长就会原谅你了、不再针对你了,第二,假如李副县长不肯原谅你,那你只能去找杜县长帮忙了,请杜县长出面帮你情,第三,假如以上两点都行不通,那你只能申请调职了。”

    “调职?”吴子友愣了一下。

    “对,调职,离李副县长远远的,他就无法针对你了。”陶水林点点头。

    吴子友皱了皱眉头,没有话,看样子应该是在考虑陶水林的几点建议,过了片刻,吴子友抬起头:“假如我调职……我能调到哪里呢?”

    “这……”陶水林迟疑了一下:“这个就不是你了算,看县领导的意思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我就申请调职,假如县领导不批准,那我就辞职不干了。”吴子友气道:“我一个本科毕业生,到哪里都能找到工作,实在不信,我就去当教师,工作轻松,工资也不低,最主要是顺心。”吴子友这些早就想好了退路。

    “子友,你别冲动,再困难的事情也有解决办法,辞职是最后一条路。”陶水林劝道。

    “是啊,子友,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可不能辞职啊。”高林山道。

    出了吴子友这个事情,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吃完饭,大家就结伴走出了饭店,之后,各自坐车离去。

    马逍遥刚坐进车里,手机就响了起来,马逍遥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丁大虎打来的,马逍遥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按下接听键:“喂?”

    “马书记,你在哪呢?”丁大虎问道。

    “还在县城,有什么事?”马逍遥问道。

    “哦,杜县长想见见我们两个,你赶紧来县政府吧。”丁大虎道。

    马逍遥一愣:“杜县长要见我们?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行了,你赶紧来县政府吧,别让杜县长久等。”完,丁大虎就挂断了电话。

    马逍遥放下手机,抬头看了一眼司机孟强:“去县政府。”

    孟强二话不,驾驶着车子就朝县政府驶去。

    几分钟之后,孟强把车子停在了县政府大门口。

    “在这里等我。”马逍遥吩咐了一句,推开门走了下去。

    “哎呀,马书记,你怎么才来呢!”丁大虎大步迎了过来。

    “慢吗?我接到你电话之后,就马上赶过来了,用了还不到五分钟。”马逍遥淡淡的道。

    “你……好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杜县长都要等急了。”丁大虎转身走进了县政府大门。

    马逍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片刻功夫,两人就来到了县长办公室门前。

    丁大虎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轻轻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嘎吱!”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走出一个带着无框眼镜的漂亮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就是杜海明的秘书冯燕,要这个杜海明胆子真是不,居然敢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当秘书,也不怕传出风言风语,要知道一般的领导干部都不会用异性秘书的,防止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两位请进,杜县长早就在里面等着你们了。”冯燕一个漂亮的转身,领着马逍遥和丁大虎走进了办公室。

    算起来,马逍遥这是第二次进入杜海明的办公室,第一次进入是来要钱帮助高河乡修路,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了,杜海明一句“县里没钱”就把马逍遥给打发了。

    办公室内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杜海明,一个是李明。

    看到李明,马逍遥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你们两个好大的架子啊,我在办公室足足等了你们半个多时!”杜海明沉着脸道。

    丁大虎急忙道:“杜县长,其实我早就到了,因为在大门口等马书记,所以耽误了时间……”丁大虎一句话就把责任全推到马逍遥身上了。

    杜海明立即把目光射向马逍遥。

    “丁乡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吃饭,接到丁乡长的电话,我饭都顾不上吃了,急忙赶到了县政府,可是路上有些堵车,所以来的有些晚了,还请杜县长见谅。”马逍遥解释很有些意思,首先马逍遥为了来见杜海明,连饭都顾不上吃,其次路上堵车,所以来的比较晚,假如杜海明还继续责怪马逍遥,那杜海明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杜海明脸皮抽了抽:“这次就算了……你们都坐吧。”

    马逍遥和丁大虎分别拉开椅子坐下了。

    这时,秘书冯燕端来两杯热茶,放在了马逍遥和丁大虎身前的桌子上,放下茶,冯燕就自动退了出去。

    “马书记,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喊你来,只想跟你一件事。”杜海明开门见山的道:“希望你以后在高河乡不要刻意的打压丁乡长,更不要搞一言堂!”

    马逍遥眉头一皱:“杜县长,你的话我不太明白……我什么时候打压丁乡长了?至于搞一言堂更是没有的事情。”

    杜海明脸色一沉:“怎么?到现在了,你还不承认?”

    “子虚乌有的事情,让我怎么承认?”马逍遥道。

    “丁乡长,你来,马逍遥究竟有没有打压你!”杜海明转头看向丁大虎。

    丁大虎舔了舔嘴唇:“有……马逍遥确实打压我……他不但打压我,还故意指使副乡长朱时龙架空我,现在整个乡政府的人都不听我的,都把我当成摆设。”

    马逍遥终于明白了,今杜海明明显就是要帮丁大虎出头的,马逍遥心里暗暗骂道:好你个丁大虎,竟然敢跟我玩这么一手,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了。

    “马逍遥,你还有什么要?”杜海明哼道。

    马逍遥歪歪嘴:“丁大虎纯粹就是在诬陷我,我从来没打压过他,更没有指示副乡长朱时龙架空他……杜县长,你难道忘了?前段时间纪委的人去高河乡调查我,起因就是丁大虎写举报信举报我,举报信上就有一条:我搞一言堂!纪委的人在高河乡调查了好长时间,最后证明丁大虎写的举报信内容全都是捏造的,都是假的……杜县长,纪委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我从来没有搞过一言堂……怎么?杜县长不相信纪委的调查?”

    “我……”杜海明被噎的哑口无言。

    “马逍遥,你不要在这里强词夺理,假如你没搞一言堂,那丁乡长为什么来告状?”在一边准备看笑话的李明坐不住了。

    马逍遥撇撇嘴:“我刚才已经了,丁大虎分明是在诬陷我……假如杜县长、李副县长不相信我的话,那你们干脆让纪委再去高河乡调查一下,凡事都要靠证据话,不能偏听一面之词。”

    “马逍遥……你这是什么态度!”李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我态度怎么了?我觉得自己态度没问题啊?”马逍遥疑惑的道。

    “你……”李明刚想话,就被杜海明拦住了。

    杜海明轻轻吸了口气:“马逍遥,你不要以为不承认就没事了,我自然会派人去调查,只要让我掌握了证据,就绝对不会轻饶你……”

    马逍遥脸皮抽搐了一下:“杜县长,我很纳闷,你为何就认定我在高河乡搞一言堂了呢?就因为丁大虎找你告状了?杜县长,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会如此相信丁大虎?反而不相信我呢?”

    “马逍遥,我杜海明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还是能分辨出谁的是真话,谁的是假话!”

    马逍遥点点头:“既然杜县长把话到这份上,那我也无话可了……杜县长要是能找到证据,尽管处罚我吧……杜县长,你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没其他事了,我就先告辞了,乡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处理呢。”着话,马逍遥站了起来。

    杜海明脸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好几下,最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没事了。”

    “那好,那我先告辞了,改再来拜访杜县长。”完,马逍遥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啪!”

    杜海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这个马逍遥,实在太气人了!”

    “杜县长,你看到了吧,这个马逍遥真的太嚣张了,连你都不放在眼里呢!”丁大虎咬牙切齿的道。

    这一刻,杜海明彻底记恨上了马逍遥,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教训一下马逍遥,让马逍遥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

    从县长办公室出来以后,马逍遥的脸色就阴沉下来,马逍遥知道,从今开始,他和杜海明算是彻底的决裂了,其实马逍遥也不想跟杜海明把关系弄僵的,但是杜海明话实在太气人了,马逍遥实在忍不住。

    马逍遥慢慢吐出一口气:“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跟我过不去呢?”吴子友一愣:“倒是有这种可能……”

    “应该就是这样了,肯定是你不心得罪李副县长了,所以李副县长才会找你事。”陶水林肯定的道。

    “那我该怎么办?”吴子友急声问道。

    陶水林想了想,给出三点建议:“第一,你找个机会向李副县长道个歉、认个错,不定李副县长就会原谅你了、不再针对你了,第二,假如李副县长不肯原谅你,那你只能去找杜县长帮忙了,请杜县长出面帮你情,第三,假如以上两点都行不通,那你只能申请调职了。”

    “调职?”吴子友愣了一下。

    “对,调职,离李副县长远远的,他就无法针对你了。”陶水林点点头。

    吴子友皱了皱眉头,没有话,看样子应该是在考虑陶水林的几点建议,过了片刻,吴子友抬起头:“假如我调职……我能调到哪里呢?”

    “这……”陶水林迟疑了一下:“这个就不是你了算,看县领导的意思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我就申请调职,假如县领导不批准,那我就辞职不干了。”吴子友气道:“我一个本科毕业生,到哪里都能找到工作,实在不信,我就去当教师,工作轻松,工资也不低,最主要是顺心。”吴子友这些早就想好了退路。

    “子友,你别冲动,再困难的事情也有解决办法,辞职是最后一条路。”陶水林劝道。

    “是啊,子友,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可不能辞职啊。”高林山道。

    出了吴子友这个事情,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吃完饭,大家就结伴走出了饭店,之后,各自坐车离去。

    马逍遥刚坐进车里,手机就响了起来,马逍遥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丁大虎打来的,马逍遥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按下接听键:“喂?”

    “马书记,你在哪呢?”丁大虎问道。

    “还在县城,有什么事?”马逍遥问道。

    “哦,杜县长想见见我们两个,你赶紧来县政府吧。”丁大虎道。

    马逍遥一愣:“杜县长要见我们?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行了,你赶紧来县政府吧,别让杜县长久等。”完,丁大虎就挂断了电话。

    马逍遥放下手机,抬头看了一眼司机孟强:“去县政府。”

    孟强二话不,驾驶着车子就朝县政府驶去。

    几分钟之后,孟强把车子停在了县政府大门口。

    “在这里等我。”马逍遥吩咐了一句,推开门走了下去。

    “哎呀,马书记,你怎么才来呢!”丁大虎大步迎了过来。

    “慢吗?我接到你电话之后,就马上赶过来了,用了还不到五分钟。”马逍遥淡淡的道。

    “你……好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杜县长都要等急了。”丁大虎转身走进了县政府大门。

    马逍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片刻功夫,两人就来到了县长办公室门前。

    丁大虎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轻轻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嘎吱!”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走出一个带着无框眼镜的漂亮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就是杜海明的秘书冯燕,要这个杜海明胆子真是不,居然敢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当秘书,也不怕传出风言风语,要知道一般的领导干部都不会用异性秘书的,防止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两位请进,杜县长早就在里面等着你们了。”冯燕一个漂亮的转身,领着马逍遥和丁大虎走进了办公室。

    算起来,马逍遥这是第二次进入杜海明的办公室,第一次进入是来要钱帮助高河乡修路,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了,杜海明一句“县里没钱”就把马逍遥给打发了。

    办公室内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杜海明,一个是李明。

    看到李明,马逍遥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你们两个好大的架子啊,我在办公室足足等了你们半个多时!”杜海明沉着脸道。

    丁大虎急忙道:“杜县长,其实我早就到了,因为在大门口等马书记,所以耽误了时间……”丁大虎一句话就把责任全推到马逍遥身上了。

    杜海明立即把目光射向马逍遥。

    “丁乡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吃饭,接到丁乡长的电话,我饭都顾不上吃了,急忙赶到了县政府,可是路上有些堵车,所以来的有些晚了,还请杜县长见谅。”马逍遥解释很有些意思,首先马逍遥为了来见杜海明,连饭都顾不上吃,其次路上堵车,所以来的比较晚,假如杜海明还继续责怪马逍遥,那杜海明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杜海明脸皮抽了抽:“这次就算了……你们都坐吧。”

    马逍遥和丁大虎分别拉开椅子坐下了。

    这时,秘书冯燕端来两杯热茶,放在了马逍遥和丁大虎身前的桌子上,放下茶,冯燕就自动退了出去。

    “马书记,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喊你来,只想跟你一件事。”杜海明开门见山的道:“希望你以后在高河乡不要刻意的打压丁乡长,更不要搞一言堂!”

    马逍遥眉头一皱:“杜县长,你的话我不太明白……我什么时候打压丁乡长了?至于搞一言堂更是没有的事情。”

    杜海明脸色一沉:“怎么?到现在了,你还不承认?”

    “子虚乌有的事情,让我怎么承认?”马逍遥道。

    “丁乡长,你来,马逍遥究竟有没有打压你!”杜海明转头看向丁大虎。

    丁大虎舔了舔嘴唇:“有……马逍遥确实打压我……他不但打压我,还故意指使副乡长朱时龙架空我,现在整个乡政府的人都不听我的,都把我当成摆设。”

    马逍遥终于明白了,今杜海明明显就是要帮丁大虎出头的,马逍遥心里暗暗骂道:好你个丁大虎,竟然敢跟我玩这么一手,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了。

    “马逍遥,你还有什么要?”杜海明哼道。

    马逍遥歪歪嘴:“丁大虎纯粹就是在诬陷我,我从来没打压过他,更没有指示副乡长朱时龙架空他……杜县长,你难道忘了?前段时间纪委的人去高河乡调查我,起因就是丁大虎写举报信举报我,举报信上就有一条:我搞一言堂!纪委的人在高河乡调查了好长时间,最后证明丁大虎写的举报信内容全都是捏造的,都是假的……杜县长,纪委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我从来没有搞过一言堂……怎么?杜县长不相信纪委的调查?”

    “我……”杜海明被噎的哑口无言。

    “马逍遥,你不要在这里强词夺理,假如你没搞一言堂,那丁乡长为什么来告状?”在一边准备看笑话的李明坐不住了。

    马逍遥撇撇嘴:“我刚才已经了,丁大虎分明是在诬陷我……假如杜县长、李副县长不相信我的话,那你们干脆让纪委再去高河乡调查一下,凡事都要靠证据话,不能偏听一面之词。”

    “马逍遥……你这是什么态度!”李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我态度怎么了?我觉得自己态度没问题啊?”马逍遥疑惑的道。

    “你……”李明刚想话,就被杜海明拦住了。

    杜海明轻轻吸了口气:“马逍遥,你不要以为不承认就没事了,我自然会派人去调查,只要让我掌握了证据,就绝对不会轻饶你……”

    马逍遥脸皮抽搐了一下:“杜县长,我很纳闷,你为何就认定我在高河乡搞一言堂了呢?就因为丁大虎找你告状了?杜县长,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会如此相信丁大虎?反而不相信我呢?”

    “马逍遥,我杜海明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还是能分辨出谁的是真话,谁的是假话!”

    马逍遥点点头:“既然杜县长把话到这份上,那我也无话可了……杜县长要是能找到证据,尽管处罚我吧……杜县长,你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没其他事了,我就先告辞了,乡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处理呢。”着话,马逍遥站了起来。

    杜海明脸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好几下,最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没事了。”

    “那好,那我先告辞了,改再来拜访杜县长。”完,马逍遥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啪!”

    杜海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这个马逍遥,实在太气人了!”

    “杜县长,你看到了吧,这个马逍遥真的太嚣张了,连你都不放在眼里呢!”丁大虎咬牙切齿的道。

    这一刻,杜海明彻底记恨上了马逍遥,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教训一下马逍遥,让马逍遥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

    从县长办公室出来以后,马逍遥的脸色就阴沉下来,马逍遥知道,从今开始,他和杜海明算是彻底的决裂了,其实马逍遥也不想跟杜海明把关系弄僵的,但是杜海明话实在太气人了,马逍遥实在忍不住。

    马逍遥慢慢吐出一口气:“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跟我过不去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唐砖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吞噬星空男欢女爱神墓乡村寻艳王星辰变风流村官盘龙

美女市长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心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美女市长老婆最新章节